行若創業談,那些合伙背后的思維

2017-09-26 12:33:01 admin 145

【行若導言】:這是無論合伙的,正考慮合伙的,或曾經合伙過的,都應該看一下的文章。談的不僅僅是合作,更是人性,100%源自經歷的干貨。


————————以下為行若創始人接受媒體訪談的記錄整理:


引言:

不要在最不該安逸的時候選擇了安逸!無疑,選擇創業怎么也不能算是一件安逸的事。但孤軍作戰已不適合當下環境,找合伙人成為必然。曾經《中國合伙人》挑動了合伙創業話題。如今,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號召下,創業更成為熱點。區別僅僅在于:你的創業能撐多久?

創業需要勇氣,更需要搭檔,合伙人合拍與否,決定了創業路上,你的堅持能走多遠。


《中國合伙人》里有一句經典的臺詞:“千萬別跟丈母娘打麻將,千萬別跟想法比你多的女人上床,千萬別跟好朋友合伙開公司。”事實果真如此么?

關鍵詞大學同學、專業重疊、未轉行、合伙創業、個性相背、15年

一家策劃設計公司能走過15年,具備上述所有關鍵詞,即便平凡,也絕不平淡。太成功的企業經驗對大多創業者來講不具備參考性,因為成功并不可復制。而企業為了突出其傳奇性,往往會人為包裝太多。

所以在平凡中感受真實,在真實中尋找真知

選擇行若談談有關創業的話題,一則他跨時代,帶有這時代典型的特質。二則行業有代表性:服務產業、智慧產業,接地氣,受眾廣泛。

都說策劃設計公司聚集的是些聰明人,卻也是合伙人聚散最頻繁的行業;只要有客戶,便能自個開公司,自己養活自己,比律師合伙制還自由。但公司大批成立,又大批沒落。“合伙人”這個要素,愈發重要。而行若,因兩個70后老男孩,而成為少數能走過15+年的“非典型”專業合伙人公司。


接受筆者(Q)訪談的是公司策略總監沈亮和創作總監徐凱。(以下簡稱“沈”和“徐”)


Q:經營公司這么多年,你們覺得成功么?


徐:什么叫成功?王溯說:“成功,不就是老子我有點錢,然后讓一幫傻逼知道么!”對成功定義不同,解讀也就不同。我們一直定位很明確,有機會做大固然好;若做不大,那就做專。我們以服務中小型民企為主,對于他們來講,大環境并不佳,所以,才有我們這類專業公司生存的空間。根據工商官方數據,中國民企平均壽命2.9年,而行若已經走了15年,這點來講,我覺得很成功。


策劃設計界,能堅持長遠的公司不多。能持久,就必然會留下印記。但有料未必要高調,這源于我們的性格和價值觀,我還是認為專業性更重要。


Q:《中國合伙人》曾挑動社會話題,如今全國上下都談“創業創新”,兩位也算成功的合伙人,能否談談你們當初合伙的情況?”


沈:絕談不上什么成功。創業也好,合伙也罷,當初都是為了最大概率生存下去的考慮,沒什么理想可談,更沒逼格。首先要活下去,就這么簡單。


在對能否活下去的評估比較樂觀之后,才有資格考慮理想、興趣以及其他。


事實上,任何創業都是需要有準備的,無論是心理上還是資源上。絕非靠一時激情。什么說走就走的旅行,說干就干的創業,那都是忽悠,媒體打雞血而已。


我當時也算一個吃公家飯的人——專業教師。不過在當老師之前,我曾在上海某國際廣告公司工作過一段時期,之后又在一美資背景的臺灣IT企業做界面設計(現在叫UI了)。當教師那會兒,還兼職那家外企,做獨立設計工作。于是白天是社會主義模式,下班后調為資本主義模式。聽著辛苦,其實挺快樂。原因很簡單,做自己喜歡的職業,快樂!


請注意,這個經歷很重要:由此我了解了正規廣告公司的經驗和流程、外企管理和工作特點。這經歷對創業是加分的。因此,對于現在大學畢業就創業的說法,我一直持謹慎樂觀態度。


不過,游離在兩種工作模式下久了,就會盡早不想過安穩的體制內生活了。創業單干,成為必然。最重要一點:心自由,最無價


Q:“很多人都說懷揣夢想,能說說當時你們的夢想么,現在夢想實現了嗎?”


沈:夢想不能當飯吃的,但會有個念想,這個念想或許可稱為夢想,如今,夢想被說爛了,反而鬧心。又不是《中國好聲音》被汪峰問。


我想“心自由”是我一直要的東西吧,姑且算夢想。興趣還是非常重要的,我不認為“干一行,愛一行”這話正確,那是洗腦時代的說法,我覺得只有“愛一行,才能干好一行”。


徐:這方面,我和他觀點差不多,不過我可能更含蓄一點,時機不成熟就不會白日做夢。所以畢業后一直是在4A公司做一個勤勤懇懇的螺絲釘。用現在說法,就是“加班狗”,雖然工作比較辛苦,但也算在為設計師的夢想做鋪墊吧。直到沈找我,說要一起開公司玩玩。說是玩,其實沒人會認為真在玩。


Q:“你們覺得當時的創業時機成熟嗎?”


徐:當時社會上還沒有大力倡導創業,只是覺得工作了幾年,已經對單位產生厭倦之心。畢竟他的工作跨度比我大,給我開了一扇窗。而且他的創業規劃也很合理。其實,藝術專業的人最缺理性,我們可能大多時候很感性,但關鍵時刻,絕對需要轉換模式,回歸理性。最重要的是,跟我曾有的念想不謀而合,感覺為什么不試一試呢?


Q:“不怕創業失敗后一無所有嗎?”


徐:本來就一無所有嘛。無房無車的“屌絲",還怕失去什么呢?最重要的是我們正值年輕有干勁,不試試怎么知道不行呢?非常可樂曾有句廣告語:亮出你自己,年輕沒有不可以。還真挺勵志!


Q:“同學那么多,為何創業選擇了徐做合伙人?”


沈:當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首先是同學,認可他的專業能力;其次是朋友,大多理念契合。當然,最重要是相信人品。合伙人這事,一定要綜合考慮,全面評估。


Q:“你倆可以說是最長情的合伙人了,不妨就如何正確找合伙人談談經驗吧?”


徐:這15年來,無論是客戶企業,還是朋友們,看過了太多的合伙人、股東,從成立公司到壯大,到最后分崩離析。也見過很多朋友在期間不斷變換合伙人,最終又回到自己一個人。總之:合伙不易。


我認為:選擇合伙人首要是愿意信任,且無需任何理由,這是基礎。沒有這點,再牛逼技術、再多資金、再好的項目,都沒用。


彼此信任能彌補經驗的缺陷,而再完美的協議也凝聚不了猜忌的心。


其次是價值觀要一致,這是核心。很多合伙人問題最后出現在這里。創業伊始或許沒問題,但就像婚姻一樣,開門七件事一面對,馬上原形畢露。


第三才考慮專業能力,有符合行業需要的專業技能,越強肯定越好啦,也是公司商業范疇的考量。


最后一點就是性格。我甚至認為合伙人之間性格差異大點更好。當然,基于信任為前提。


可見,和大多企業談起合伙條件會把價值觀放首位不同,我把信任放第一。因為若缺乏信任,合作關系就非常脆弱。或猜忌、或敵意等原罪的東西一旦出現,對創業型公司來說是致命的。




Q:“你們為啥認為合伙創業,相互信任才是最重要的?”


徐:對,互相信任的人必然是有基礎關系的人。比如說阿里巴巴走到今天,中途空降兵很多,但好像最后留下來享受勝利果實的還是當初十幾位元老。


說個周圍的例子:我們一哥們有個老牌設計公司,期間,換過幾茬合作伙伴,也收購過二家公司,被收購方成為股東,共同打造新公司,但兩年告終。不缺資金,不缺技術,不缺市場,但就是沒走下去。用他自己的感悟來說,還是人的問題,合作需要莫大的勇氣和信任,選擇好的合伙人像中六合彩。公司在和平時期,無法判斷人的本性和職業操守。但一旦面臨特殊時期,情況就不同了。


有人說中國式合伙人之間最大的特點是能“共苦”不能“同甘”。而我覺得其實有時連“共苦”都很難。太患得患失,總給自己留后路,卻讓別人去沖,一定是無法合伙到底的。那哥們有個合伙人,在合伙2個月后,因公司沒進賬,就退出不做了,立馬找了家廣告公司打工拿安穩工資去了,如此心態,怎適合創業?


沈:這事有點像婚姻,道理是一樣一樣的。有錢有貌條件好,但男的猜忌女經不起誘惑,女的猜忌男的錢花給別人了,久而久之如何受得了,這婚姻如何走下去?


說件事,行若十五年,有順暢發展的時候,也有瀕臨關門的時候。最困難的時期居然并不是剛創業那會兒,而是十年后的某一兩年。這跟當時糟糕的大環境有關,這種情況下,真正考驗合伙人的時刻來了。當需要一起掏腰包反吐當初賺的錢來支撐公司的時候,才是實打實拷問何為“公司主人”了。這時,說什么都是假的,唯有意志、信念、信任、責任才是真家伙。


Q:“你們合伙創業的方式是資金+技術,還是資源+技術?”


徐:合伙創業不是有錢有資源就能做成的。如今,大家都在找投資、找VC;而資金也在找方向,但最終,人是關鍵。


沈:“比如說“資源+技術”合伙組合,資源——也就是關系,這玩意兒是有用,但以關系為資本合伙,本身并不具真正競爭力。所謂的資源,雖然吃香,但變數也大啊。想賺快錢的,想尋租變現的,愿意做“白手套”吃點是點的,可以這么合伙。但若真想做事業,長線發展的,這種合伙很難走遠。


北上廣深這類城市競爭環境相對公平,依靠專業能力,憑真本事,還是有成功的機會。若不能實干,所謂關系資源都是空談。除非你合伙人真的什么常委的孫子,那就盡管開練吧。


再比如說“資金+技術”的組合,因平等性不同,前期沒談好,會為將來的矛盾埋下伏筆。技術和專業度是決定公司能走遠的基礎


我們有一朋友,曾經有段時間跟合伙人擴大投資,設計公司規模做到了近百人,絕對全面高大上。可惜沒維持半年,公司縮減到不到10人。其實,他們是在條件不成熟的時候做了一件貌似很有逼格的事情,但最后被打回原形。


發生這樣的事,據說是資金入股方是很牛的角色,占據主導話語權,但由于不懂專業和行業特點,造成這遺憾的結果。要知道做設計不是去打架,人多未必OK。這場聯姻因為沒有平等話語權,又沒有契合度,最終花錢買教訓。若雙方身份差異過大的,也不容易合伙成功。王子和平民的合伙,那都是童話故事。


Q:“你們在大學學的是同一個專業,這對合伙開公司有利嗎?”


徐:不能說有利,甚至一度是缺陷。同專業的人合伙其實犯了大忌——專業重疊,成也專業,敗也專業,這是技術短板。因此,2年后彼此重新定位,將公司核心技能分化匹配:一個主市場,一個主技術。這種轉變非常有必要,因為專業重疊,讓公司業務觸角很難伸的更遠。


Q:“你們說到過性格在合伙過程中的作用,那人品方面呢?”


沈:先說性格,這方面我更推崇互補性,若都是一群悶人,公司都會窒息而死。性格互補,能在營運中能起調劑作用。總不見得在客戶面前人人做好人,或人人做惡人吧。


徐:“我來說說人品。前段時間馬云公開強調過人品的重要性。但人性這東西很難說。


在廣告策劃設計等行業最常見的問題就是接私活。有人問,老板也會接私活?當然!歷史上還有皇帝熱衷偷偷藏寶物呢,小微公司尤其避免不了這事。這和身份無關,是心態問題。而我跟沈都是專業出身,遇上那些想砍價不成就提出接私單的,我們回答:找我和找公司是一樣的。這就是合伙人思維。其本質是團隊思維,而不僅僅是業務思維


我們不推個人品牌,我們即便形成了個人品牌影響力,也都作為公司資產,作為公司股東,自覺杜絕個人名義上的業務承攬。


短期而直接的利益面前,就是人品的試金石。合伙人要跨過誘惑這個坎,全靠自覺。事實上,再嚴密的協議也只能防君子



Q:“合伙創業15年了,你們覺得留下了哪些有價值的東西?”


沈:行若已經服務過數百家中小型企業,給他們創造和提升品牌形象,這就是最基本的價值。


我們也堅持探索,從做設計到做策劃,并提出“策略型設計”概念。尤其創立的“產品品牌形象系統”,進而歸納出PIS這個方法論。對企業起了顯著的作用。中國歷經廣告為王——終端為王——渠道為王;到如今互聯時代,開始注重體驗,重新回歸“產品為王”。這是對PIS理論的無形支持。


消費者買的是產品,體驗的也是產品,產品可以承載很多情感、功能、話題等。甚至成功的大單品本身就極具品牌價值。所以我們提出“圍繞產品做贏銷”。PIS系統成型后,我們專門寫了一本書出版,據說銷售不錯。如今,很多客戶咨詢電話打過來,直接提要做PIS。說明PIS已經被認可,我想這應該是行若價值的具體體現吧。


無論公司是大還是小,都應該做個勤于獨立思考的公司


其實,哪有什么創業!只有創己,全新的自己。

——行若



【結語】

《中國合伙人》將中國傳統講義氣、重情誼與現代企業制度的透明規范及契約精神的沖突表現得淋漓盡致;行若卻從現實角度向我們闡述了如何成為最佳合伙人,希望此文能從現實意義上給尋找創業伙伴的你帶來啟發。


【幾點啟示:】

  • 信任第一,且無需理由。而不是技術第一、更不是資金第一

  • 再嚴密的協議也只能防君子,所以,一定要看合伙人人品

  • 沒有挫敗經歷,無法考驗真人性

  • 創業前,有相關行業經驗和資源很重要

  • 正確的合伙人要素依次為:信任——價值觀——專業能力——性格。

  • 創業,首先要滿足生存,然后再談理想

  • 有資源關系的未必是好的合伙人,除非是專項合作,短期盈利。

  • 合伙人之間,彼此要有平等條件下的話語權

  • 合伙人間,技能組合的合理性非常重要,若重疊,考慮后期重置。

  • 要熱愛自己的專業,否則做多都是受罪


大厨师登陆